全美戲院為巴洛克式建築,前方雖有大型手繪電影看板,但仍不掩當年之風華。

全美戲院為巴洛克式建築,前方雖有大型手繪電影看板,但仍不掩當年之風華。

二、三個街口外即可看到醒目的電影手繪看板。

在入口旁的購票窗口接過牌售票員蓋好章的電影票後,走進今年 66 歲的全美戲院。由高而低的傾斜式磨石子地板,散發出暖暖的情感溫度,牆壁上的老壁燈們依舊各司其職的照亮前來欣賞電影人們的腳下。

覓得一處前方沒有人的位置坐下,彷彿搭上小叮噹的時光機,回到第一次看電影的情景,直到旁邊的少女傳來「我們來自拍吧!」才將我喚回現實。

傳統的老戲院佈置,成為年輕人自拍的熱門場景。

傳統的老戲院佈置,成為年輕人自拍的熱門場景。

記得第一次看電影,是民國 71 年的某個夜晚,為了搶搭當時電影《外星人》(E.T.)的熱潮,拿著存了好久的零用錢,隻身踏進彷彿操場大的電影院。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座位區中勉強找到位置坐定後,突然銀幕上秀出「請起立」三個大字,每天升旗的國歌音樂隨即揚起;一切就在手忙腳亂中開始、結束,電影散場後,只見大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小孩則是開懷大笑,就像考完試了。

大銀幕是許多人舊時看電影的回憶。

大銀幕是許多人舊時看電影的回憶。

牆壁上的老壁燈們自成一抹風景。

牆壁上的老壁燈們自成一抹風景。

看電影這件事,已經是今非昔比。以前想看電影,唯一途徑就是先存夠錢,然後乖乖買票進電影院去觀賞,沒有錢就得走旁門左道,有牆就爬、有洞就鑽,端看個人本事;現在看電影,可就簡單多了,想看大銀幕,就到電影院,不想出門就到出租店租 DVD——不想花錢的,網路上也有一大堆,端看個人喜好。

因此,小戲院因無法與大影城競爭,紛紛關門倒閉,造就了「大者恆大」的電影市場。

全美戲院的售票窗口,總是有著人來人往的電影迷。

全美戲院的售票窗口,總是有著人來人往的電影迷。

新影城興起後,全台的老戲院逐漸凋零,現在台南的老戲院就只剩下「全美戲院」。初期稱為「全成第一」戲院的全美戲院建於民國 39 年,由當時台南富豪歐雲明經營,民國 58 年吳義垣接手後始改稱全美戲院;民國 60 年起,全美戲院即轉型以播映二輪片為主,在「6 元 1 張票,1 張票觀賞 2 部片」的低價策略下,吸引了大量的客群。

為提升競爭力,全美在民國 88 年底進行內部裝修,包括天花板、老舊牆壁均油漆改善,其中最大的改變是將單廳改為雙廳。

前身為「第一全成」的全美戲院,在建築立面的上方仍保存當初「第一全成戲院」的英文字樣。

前身為「第一全成」的全美戲院,在建築立面的上方仍保存當初「第一全成戲院」的英文字樣。

全美戲院外觀有拱窗、海馬及蝙蝠的裝飾浮雕,甚為講究。

全美戲院外觀有拱窗、海馬及蝙蝠的裝飾浮雕,甚為講究。

供人自由索取的35釐八電影膠卷。

供人自由索取的35釐八電影膠卷。

位於戲院入口的收票箱,從創立迄今仍堅守崗位。

位於戲院入口的收票箱,從創立迄今仍堅守崗位。

全美迄今仍保有電影宣傳車,每逢假日可在台南街頭看見其身影。

全美迄今仍保有電影宣傳車,每逢假日都可在台南街頭看見其身影。

在一波波的競爭洪流中,全美仍保留許多老電影院的元素,如人工蓋章電影票、傳統大螢幕、手繪電影看板、電影宣傳車及老建築等。

接手經營的第二代、全美戲院負責人吳俊誠認為,戲院是一個製造記憶、回憶與情感的地方,從全美營業的第一天起,就有許許多多的小故事在上演著,這是一種在地情感的交流,而且事實也證明,全美並沒有從電影舞台上消失,全美為台南人創造的那種看電影的快樂回憶,只有來過的人才能深刻體驗。

全美戲院負責人吳俊誠將以「小型文化中心」的概念引領全美持續向前。

全美戲院負責人吳俊誠將以「小型文化中心」的概念引領全美持續向前。

吳俊誠表示,全美可說是在穩紮穩打中進步,除了電影本業,未來將以「小型文化中心」的概念引領全美持續向前。因此,近幾年來積極把戲院與藝文活動結合,例如將戲院提供給南方影展、鄭南榕影展及看見台灣經典影展等使用,使戲院能夠繼續經營下去;並將戲院保留的大量過去電影海報與劇照,外借給相關單位作為電影展覽使用。

位於戲院二樓的辦公室,其磨石子地板為撲克牌圖案,相當細緻少見。

位於戲院二樓的辦公室,其磨石子地板為撲克牌圖案,相當細緻少見。

談到目前全台唯一的手繪電影看板,吳俊誠露出安慰的表情。

他說,捨棄電腦輸出的大型海報,採用手繪看板是全美的傳統,更是全美的特色,同時也讓戲院增添了一種溫馨的氛圍;除了看板外,全美在每周日的上午開班傳授手工繪畫電影看板,由顏振發師傅親自指導,迄今學徒已接近三百人,將手繪電影看板這項幾近失傳的傳統技藝,透過「師徒傳授」的方式再次發揚光大。

頂著大太陽,顏振發師傅逐一到每位學徒的畫前指導、示範。

頂著大太陽,顏振發師傅逐一到每位學徒的畫前指導、示範。

儘管有帳篷遮著,但夏日艷陽仍像利刃,無情的射向專心作畫的人。而顏師傅正逐一到每位學徒的畫前指導、示範。

這天剛好是這期訓練班的最後一天,每位手繪電影看板的學徒都可以將自己四個半天的成果帶回家;還在讀國小的羅小弟弟拿著畫,開心的與家人一同合照,而他來自於車程近一個小時的善化,每週日上午由媽媽專程接送到全美學手工繪畫。

問他「還想不想再來畫?」,他微笑的點點頭。

每週日上午由媽媽專程接送到全美學手工繪畫的羅小弟。

每週日上午由媽媽專程接送到全美學手工繪畫的羅小弟。

對於年輕時拜師學畫的過程,顏師傅以略帶嚴肅的口氣說,「你嘜問這,金罵沒凍說啦!」不難想像當時師徒制對顏師傅的影響。

顏師傅接著說,初中一年級時,由於自己稍有畫畫天分,透過姑姑的介紹到延平戲院學電影看板的手工繪畫,不過師傅教的並不多,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在磨了近十年後,才逐漸得心應手;而手繪電影看板講求的是「像」,所以打底稿相形重要,其次是要瞭解漆的個性及掌握調色的技巧,才能有完美的作品。

甫於7月31日結業的「傳統電影看板手工繪畫研究班」大合照。

甫於7月31日結業的「傳統電影看板手工繪畫研究班」大合照。

近身拍照了好幾次,顏師傅作畫時銳利的眼情,有時會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近身拍照了好幾次,顏師傅作畫時銳利的眼情,有時會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回憶起那段手繪電影看板的黃金時期,顏師傅指出,他有過一個月畫百餘座手繪電影看板的紀錄,每天幾乎一張眼就開始作畫,壓力大到一個星期睡不著覺,直到開始頭暈、身體出現不適症狀,才瞭解到身體已對他發出警訊。

談到自己最滿意的作品,顏師傅表示,民國 77 年上映、由莫少聰主演的《中國最後一個太監》電影看板,可說是他截至目前的代表作,連他自己都已經很難再超越。

誠如全美戲院吳俊誠所說:「與其做別人眼中的自己,寧可做自己心中的自己」。全美戲院現在所採取的活化展演空間、更新電影設備及延續傳統技藝等作法,就是在世界叢林中將自己原有的特質保留下來,而不是一昧成為潮流的複製人,這種莫忘初衷的精神相當值得肯定。

另一方面,全美也有積極的行銷作為,包括發售全美電影時光百寶盒、手繪油畫看板明信片等,可供收藏,也可創造話題。

目前全台唯一的手繪電影看板,是全美戲院的傳統,更是特色。

目前全台唯一的手繪電影看板,是全美戲院的傳統,更是特色。

在全球化浪潮中的國片市場,不論是拼成本、拼場面,還是拼卡司,都不太可能跟美、日等電影輸出國相比,所以,面對長期萎靡不振的國片,不論是導演、觀眾或戲院都必須從支持本地的電影題材、瞭解本身與在地文化的關連性及關注周遭的生活做起。

個人認為,《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等電影就是與在地文化很成功的連結,從其後來的票房及獲獎看來,也驗證了這是可行之道。

「賽德克.巴萊」的電影看板是顏師傅近年來最滿意的作品。

《賽德克.巴萊》的電影看板是顏師傅近年來最滿意的作品。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