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先生

鏡花先生

不是專家,不是評論家,就只是個喜愛寫作的人而已。最近發現自己寫來寫去,還是比較喜歡寫關於動漫的東西。
鏡花先生

有時候,要看一部動畫是否極有人氣,可以從它有沒有創造了新的流行語這點去判斷。

例如拜《反叛的魯路修》所賜,十年前左右日本便多了一個代稱,名叫「11區」。又例如,當你在網路上和別人聊天,在對話中被對方駁斥得無話可說的時候,就可以重覆「煩死了!」 (或直接打原文「うるさい!」) 三次,作為整段對話的終點。

就算只是看到文字,內行的動漫迷就已經能自動在腦內以釘宮的聲線重播這句話,中毒較深的還會連同夏娜臉紅害羞的樣子一同播放。「煩死了」能成為流行語,也見證了當年《灼眼的夏娜》(跟釘宮理惠) 的人氣有多盛。

但接下來的這套動畫則更厲害,它不只創造了新的名詞與流行語,更令一種心理狀態、一個形容詞大行其道。這個「狀態」,名叫壞掉。

「壞掉」的典型畫面是這樣的——某個人的心理狀態已達崩潰邊緣,雙目猙獰地瞪大,要不開始瘋狂大笑就是胡亂咆哮,如果手上有利器就慘了,無論是柴刀還是球棒,都會開始胡亂揮動起來。如果眼前有位身穿白色套裝的少女突然臉色一沈,瀕臨「壞掉」邊緣的話,你最好不要再惹她。不然接下來她大吼你一句「嘘だッ!(你騙人!)」,把你嚇倒就不好了。

如此狀況,動畫裡有個專有名詞去形容,名叫「雛見澤症候群末期」,簡稱「L5」。不過我還是覺得直接叫作「壞掉」比較親切就是了。人生在世,總會有覺得快要被人逼瘋的情況;那時才知道,原來如此狀態還能有這樣的一個詞語去形容。為求親切,這套動畫還有一個別稱,名為「蟬在叫人壞掉」。但我更喜歡這樣斷句——「蟬在叫,人壞掉」。在那彷彿永不完結的炎夏裡,蟬毫無忌憚地叫著,像要把所有人都逼瘋才會罷休。

這個故事,名叫《暮蟬悲鳴時》(ひぐらしのなくころに,港譯「寒蟬鳴泣之時」)。

動畫《暮蟬悲鳴時》改編自同名的電子小說,於 2006 年 4 月開始播映。原作《暮蟬》的最大特色,在於其電子小說本身儘管沒有任何分歧可選,玩起來沒甚麼互動性,但作者龍騎士07卻鼓勵玩家在遊玩過後多作討論,一同分析故事內的真相為何;甚至會在接下來續篇劇情中回應玩家的猜想,用故事情節給玩家下戰書,構成另類的作者與玩家互動。

總共八部的原作小說,以前四章為出題篇,後四章解答篇,慢慢將隱藏於故事背後的謎底和盤托出。篇章之間留下的謎題和線索,總能激起玩家們的激烈討論,這就是《暮蟬》能成為人氣作品的原因之一。第一期動畫改編了原作中前四章的出題篇,最後再以兩章解答篇收尾。

個人認為,這就是《暮蟬》動畫一期要比二期好看的主要原因。雛見澤事件的最終謎底,實在不如那詭秘的謎面般刺激有趣;事件最後眾人同心協力去突破絕望的過程,也不如一期最後圭一與禮奈的屋頂決鬥般熱血又令人深刻。整個結局中唯一能令我眼前一亮的,就只有羽入發威的劇情而已⋯⋯嘛,總之就動畫版而言,我實在覺得一期的故事實在比二期的有趣多了。

當年提到《暮蟬》這部動畫時,不少人都會集中談論那(以一般向動畫而言)極其血腥的場面。柴刀砍人、用球棒將人活活打死、拔指甲,撞菜刀自殺⋯⋯視覺上最具衝擊力的暴力場面,這套動畫應有盡有,所以也難怪《暮蟬》當年會這麼有話題性了。只不過,單純的暴力卻並非《暮蟬》最吸引人的部份。要說的話,這些暴力場面不過是爆發過後的餘波而已——真正有趣的,卻在於動畫如何鋪陳那個讓所有人最終都失去理智、陷入瘋狂的故事與氣氛。

動畫首四集的故事「鬼隱篇」,是最能表現出屬於《暮蟬》的驚悚風格的篇章。故事的起點簡單而傳統——名為前原圭一的轉校生來到了「雛見澤」, 一個位於荒山野嶺,人煙罕至並自成一角的村莊。圭一認識了一班有趣又友善的同學,很快就和大家混熟,融入其中。就在圭一以為在村莊裡的快樂時光將會繼續下去的時候,他卻開始逐步發現埋藏於雛見澤底下的秘密:曾經發生過的殺人事件、於祭典中被「鬼隱」的外人、隱瞞自己過去的同學,還有那和自己一樣曾經疑神疑鬼,最終就「轉學了」的人。

隨著主角圭一的目光,觀眾逐步踏進了雛見澤的陰暗面:原本和你嬉笑玩樂的同學,突然一轉臉就面目猙獰,質問你有沒有聽過「不應該聽」的事情;像是出於好意送給你吃的飯糰,卻埋藏著要把你殺死的針;就算待在自己房間裡,同學們卻如影隨形般跟蹤你、偷聽你、在屋外冷眼望著你,說著可怕的話⋯⋯觀眾和圭一同如坐針氈,為眼前急速變化的臉孔感到不解亦不安,當連待在自己家裡也感覺毫不安全的時候,用球棒將眼前的同學活活打死,也是無可避免的結局。

看罷動畫的頭四集,我就覺得《暮蟬悲鳴時》這名字確是改得好——在瘋狂的蟬嗚包圍下,沒有人能安然地生存下去。《暮蟬》式的驚悚,是歇斯底里的驚悚,當你開始變得疑神疑鬼時,身邊的所有人與事也會隨之而變得不正常,就連自身也逐步崩潰。大吼大叫跟兇殘的暴力場面當然是充滿魄力的,但唯有在這之前營造好「誰都不再可信」的氣氛,才能讓簡單一句「轉學了」跟「你騙人」都變得可怕。

《暮蟬》世界裡的悲劇,是因為人人都變得疑神疑鬼,不再有互信,才會隨之發生。有著如此傳統開場的這個故事,其結局想要表達的精神,也同樣地「王道」:唯有信任,才能打破悲劇的輪迴。

higurashi20060-2

但《暮蟬》所述說的,卻並非輕易地宣之於口,沒有重量的「信任」。唯有歷經意志的相互碰撞,全然了解對方的想法,才能達致真正的互信。作為動畫最後一章的「罪滅篇」,講述因「雛見澤症侯群」發作的禮奈,變得不再信任身邊的朋友,並選擇了挾持學生的激烈手段以達成目的。要重建對這一位朋友的信任,故事裡的說法是必需經歷真實的痛苦:不論是言語上的傷害,還是真的被柴刀砍傷,都不能放棄眼前的朋友。

故事的最終結局,就是圭一和禮奈分別拿著球棒和柴刀,在屋頂上進行生死決鬥。唯有歷經生死相搏,圭一才能真正奪回眼前的朋友——禮奈的信任。曾經在別的時空中引致悲劇結局的球棒和柴刀,卻在最終成為了救贖的契機,是一個十分漂亮的收尾。

所謂互信,從來都不是簡單就能成就的東西。朋友之間要有樂意將不願宣之於口的事情也要和朋友分享的勇氣與信任,甚至可能要經歷過干戈才能得到。現在回頭看《暮蟬》的結局,想起社會上提到「信任」時,多半說的是無條件的包容,卻鮮少提及也許需要和對方碰撞過後,才能因而更全面地了解對方,而達致真正的互信。

當然,並非人人在對峙過後就能變得互相了解;但如果能捱過這一關的話,那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大概就能變得堅定不移了。我覺得,龍騎士07筆下的這個故事,大概也有如此意涵於其中。

作為動畫,《暮蟬》遠遠稱不上是最出色的作品,至少那一直在崩壞的作畫實在叫人看著也覺得吃不消。儘管如此,那一直瀰漫於故事之中的驚悚氛圍,那種所相信的事情隨時都能在片刻間崩潰的懸疑感覺,《暮蟬》的表現就算在十年之後,仍稱得上是一絕。當然不得不提的是,聲優們狂放的演出也是動畫的一大亮點。現在再看《暮蟬》,真覺得有能力去為這套動畫配音的一票聲優們,實在厲害。

總而言之,喜歡驚悚片的話,這套動畫是不能錯過的。就算不特別喜好驚悚,但還是心癢癢的想找一套這類的動畫來看,那《暮蟬》也是你不能錯過的選擇——我自己就是後者。我能告訴你,你不會後悔的。

推薦閱讀